《三少爷的剑》: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

Erma冯

2016-12-06 11:47 来源:澎湃新闻

字号
注:本文有剧透
尔冬升执导的《三少爷的剑》(以下简称为“新版”),距离古龙的同名武侠小说上一次被搬上大银幕,已经过去了将近四十年。在1977年由楚原导演的电影中(以下简称为“楚原版”),时年不足二十岁的“小宝”尔冬升挑大梁出演主角“三少爷”谢晓峰,一举成名。尽管这一情意结未必会是尔冬升决定翻拍该影片的最主要因素,而尔冬升本人在接受访谈时也有所澄清,但其对这一题材的看重则毫无疑问。
楚原版《三少年的剑》中,尔冬升饰演三少爷。
新版影片从有拍摄意向算起,筹备十数年。徐克监制,徐克、尔冬升、秦天南(《七剑》、《投名状》、《十月围城》等)三人联合编剧,元彬、林迪安提供动作指导,金培达(《十月围城》、《剑雨》、《武侠》等)负责原声音乐,摄影、剪辑、美术指导等环节,也同样由经验丰富的业内人士担任。
尽管大量启用年轻演员,电影选角也并不是纯为讨好粉丝,而尔冬升过去也以善于培育和发掘演员特性与潜力著称,如《新不了情》中的袁咏仪、《色情男女》中的舒淇等。
这一原本可让人放心的制作阵容,最后成品的质量却多少有些尴尬:影片在豆瓣网上的评分只有5.6分(截至12月5日),远低于楚原版(7.2分)。而如果观众看过新旧两版《三少爷的剑》,大约就更能体会到何为“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”,尽管两部影片也可说是各擅胜场和各有所失。
新版在视觉呈现上,体现出成熟与流畅的电影工业技艺;在“服化道”(服装、化妆、道具)上的新尝试,也颇有想法。最大的失误还是在剧本和台词上:既无法做到彻底忠实于原著,又无勇气和能力做颠覆式的改写,首鼠两端,吃力不讨好。演员们拍戏拍得辛苦,观众却看得莫名其妙,甚至不时笑场,可惜了影片在制作上面下的一番苦功。
《英雄》掀起新千年以来的武侠电影热潮。而即使观众早已看惯大银幕上的刀光剑影,《三少爷的剑》在3D效果上仍然做到了推陈出新,称得上惊艳。徐克功不可没。影片的武打设计兼具写意与写实,尽管未必符合古龙小说读者对原著中武打描写的视觉化想象,但也算交出了优秀级别的行活。
1977年版的慕容
新版中的慕容秋荻(江一燕饰演)白衣造型,有传统戏曲元素。
电影的“服化道”设计,一定程度上带有舞台剧性质。慕容秋荻(江一燕饰)的几款白衣造型,让人想起徐克电影《青蛇》中的白素贞(王祖贤饰),也让人想起《新红楼梦》中的“铜钱头”林黛玉。
小丽(蒋梦婕饰),俗艳浮夸的妆容,符合角色身份。
韩大奶奶等娼寮人物的妆容,故意突出俗艳浮夸,但也注重细节,腮红跟花黄一丝不苟。配角竹叶青,出场时一身白衣,衣襟上不忘细密绣上竹叶。
三少爷
男主角“三少爷”谢晓峰(林更新饰),以及从配角晋升为双男主的燕十三(何润东饰),服装设计相对保守,用深色调压住电影气场。化妆师让燕十三黥面,正合角色性格中的阴鸷,是大胆而成功的艺术表现。
燕十三
电影在实搭场景与特效场景之间来回切换,应能预期到观众会抱怨“假山假水”。时下的趋势是商业电影越来越追求让观众“身临其境”,科幻、玄幻、魔幻类电影尤甚。新版《三少爷的剑》放弃全用实景拍摄,或全用特效制作,选择让观众不停“入戏”和“出戏”,意图或许是提醒观众保有对观影的“距离感”,正如话剧和戏曲舞台下,观众对台上演员的观感:带有抽离后的审视意味。
新版的画面是美的。
一些看上去做作和虚假的场景,未必没经过深思熟虑。燕十三了无求生意志,独立山顶的一处场景,画面有文艺复兴前期宗教画的疏阔气象与庄严感;片尾的高潮决斗戏,场景是孤绝的崖顶,衬托两个绝顶高手内心的“高处不胜寒”。
新版加大对市井澳门金沙娱乐场违法吗的展现。化身为“没用的阿吉”的三少爷,先是给妓女们倒尿桶,后来更是成为职业挑粪工。电影借苗子之口,向现代观众普及“人中黄”、“木樨香”、“金汁”,虽然有趣,但多少有点啰嗦。新版中的乡民澳门金沙娱乐场违法吗,也少了楚原版的质朴写实,显得装模作样。乡民们庆祝燕十三赶走恶霸,竟至于大放特放烟花,看不出穷困潦倒。老苗婆(鲍起静饰)言行举止做作夸张,也不像是农村老妪,倒像是虔婆。
楚原版中,老苗婆洞悉女儿小丽的娼妓身份,代为遮掩,是不忍女儿难堪;新版中变为女儿自我矫饰,倒仿佛是自甘于堕身风尘,也难怪毫不知情的母兄吃起肉来面无愧色。新版表现小丽的“财迷”与对阿吉的“倒追”,则更是古装言情剧的烂俗写法,难以让观众建立起对角色的认同感。
楚原版中,阿吉发见小丽遍体鳞伤返家,两人月下交心,有同为天涯沦落人的知音之感;新版中,阿吉的默不吭声,既显得不解风情,又显得冷漠凉薄。这种不解风情与冷漠凉薄,同样出现在三少爷与慕容秋荻的恋情上。角色倒有自知之明,在对白中坦然认可自己是“懦夫”,让电影中的燕十三,以及看电影的观众都只能叹气,因为“他说的好有道理,我竟然无言以对”。
三少爷与慕容
新版中安排了两段三角恋情,又臭又长,更兼逻辑混乱。楚原版中,慕容秋荻“色诱”三少爷,目的是成全政治野心;新版中,两人均成为家族牺牲品。慕容秋荻的“因爱生恨”,看上去很像是王家卫电影《东邪西毒》中的慕容嫣与欧阳大嫂,但更小家子气。两人旧梦重温,隐居澳门金沙娱乐场违法吗的一场戏,拍得花团锦簇,让人想起巴兹·鲁曼版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中的相似处理,加深凸现两人在人生观念上的不合。尽管看着女主角洗手作羹汤的早餐是红薯和玉米,即使剧情架空时代背景,也多少让人看得出戏。
竹叶青与慕容
楚原版中删去竹叶青这号人物,新版则让其在扮演政治野心家的同时,充当慕容秋荻的僮仆与暗恋者。这个阴阳怪气的角色,引起观众的反感和笑场,实在失败。竹叶青台面上的地位不高,背地里则是黑暗势力的领袖,让人想到《剑雨》中的转轮王。
楚原版的江湖,格局复杂,除了点明苗子一家是苗人,更安排各种武林人物次第出场,甚至间杂扶桑浪人。新版则局限为两大家族的私人仇怨,纯在儿女情长上打转。
楚原版中三少爷的避世,不过是不愿惹是生非。为复仇而重出江湖,纠集旧部,隐然群雄首领。新版中,通过闪回情节,交代三少爷不负责任的一走了之其来有自,变成了PTSD(创伤后应激障碍)患者,让人同情,但难免英雄气短,需要燕十三“点化”。
何润东饰演的燕十三
尽管楚原版英文片名为“Death Duel”,将故事的高潮戏压在两人决斗上,但燕十三的戏份并不吃重,神龙见首不见尾,在电影中段更是几乎缺位。电影拍摄时小说尚未写毕,编剧增加大量无关紧要的角色,以方便名演员客串,情节一度失控,沦为怪力乱神的混战。新版将剧情紧凑在有限的出场人物上,但狗血恋情交织,仿佛是琼瑶式的言情剧。
新版一力抬高燕十三,增加内心戏的描写。电影英文片名为“Sword Master”,叙事重心已经转移到剑道在亦友亦敌的两人间的传承,甚至不惜安排燕十三与三少爷成为师徒。整部电影俨然成为燕十三的自渡与渡人史。这一转换后的视角如能坚持到底,倒也别开生面,可惜步子不敢迈开,终于还是为原著所掣肘,反让人觉得电影叙事毫无聚焦,散漫凌乱。
楚原版尽管悲情,阿吉与苗子一家人的相处情节,有老派电影的温馨与浪漫。小丽为人所害,以及三少爷身中剧毒,两场戏写得极为凄苦。编剧妙笔生花,安排三少爷在酒馆追问人生意义,教书先生与守节寡妇现身说法的回答实在精彩,但戳破窗户纸,想必为时下观众不喜。新版中尽皆删去,将戏份改挪到燕十三身上,但毫不深刻,反倒发噱。
新版加重死亡阴影,反复出现墓碑、棺材等意象。天尊手下的黑暗势力,面具被设计为无常恶鬼的形象,也是提醒观众影片对生死问题的讨论。楚原版的人生态度更接近老庄之道,新版则讲究禅机,是时代风气使然。不过新版流于浅白,树丛中的佛像特写,太着痕迹,未免低估观众的领悟力。
佛像特写太刻意
观众最期待的决斗戏,楚原版尽管武打设计囿于时代,一招一式略显呆板,倒有原著小说中精简而有韵味的优点,同时制造小小的反转,收尾更是干脆利落,回味无穷。新版有意炫示3D技巧,但慢格镜头的处理方法,难免流俗。几处特写镜头,表现燕十三将死之际对死亡和失败的恐惧,倒是看得人动人心魄。电影配乐也终于回归正常水准,恰到好处。可惜画蛇添足,增加三少爷与小丽驾车远行的结尾,即使观众期望团圆结局,也会觉得生硬寡味。
武侠电影似乎成了名导演们的“魔咒”,前赴后继者众,折戟沉沙者也所在多有。近年佳作寥寥,失败者则各有败因。常见的情况是银幕上的演员们念起台词情深款款,影院里的观众却被雷得皮焦里嫩。大约不能全怪导演“表错情”而观众“会错意”。大的环境在变,即使想要复制旧日荣光,也非易事。珠玉在前,翻拍就更难上加难。新版《三少爷的剑》的尝试,尽管有得有失,至少勇气可嘉,也仍有可取之处。
责任编辑:程娱澎湃新闻报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 三少爷的剑
热新闻

澳门金沙娱乐娱城sjs》在线官网欢迎光临【首页】

客户端下载
热话题
热门推荐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